首頁 > 音樂百科

      中國交響樂隊之"問題"

       

          我喜歡去聽交響樂。通常我到得很早,因為我喜歡聽樂團開演前熱身練琴——此時你總能由樂手演練的樂段,聽出哪些段落他們覺得最難。隨著聽眾相繼進場,興致和氣氛漸漸升溫。終于,首席起身,示意雙簧管給出標準音a?,樂隊開始進入狀態,現場的緊張感驟然升格。指揮出場,聽眾的掌聲使氣氛稍事緩和,可指揮卻回轉身,揚起了白色的指揮棒。一瞬間,空氣似乎凝結了,弦樂器的木質琴身散發著溫暖的氣息,柔和的木管和閃亮的銅管交相輝映,舞臺燈光在擦得锃亮的樂器上輕輕跳躍,——聽眾屏住呼吸,等待第一聲和弦。

          這是人類精神成就的巔峰,其取得來之不易。交響樂隊可謂神奇的造化之物:難以創造,難以保持,難以管理。部分因為交響樂隊能給人帶來全方位的視覺和聽覺體驗,交響樂隊已經被奉為人類文明的象征。為了便于理解,可以把音樂與足球加以比較。足球隊的首要目的不是經濟效益,而在于贏球。簡言之,擊敗對手的球隊代表著該城或該國的水平。交響樂隊本身沒有競爭性,但他們的演出技術同樣反映了一城、一國的精神水準。一句話,不管你是否贊同,交響樂隊是人類素質的象征,所以好的交響樂隊值得我們敬重和支持。

          看到中國交響樂隊的水平迅速提高令人十分鼓舞。記得我來中國第一次聽交響音樂會后,發誓再也不聽交響樂,以后只能聽京劇了。時代不同了,如今越來越多的樂團能夠以相當不錯的水平,演奏很有意思的曲目。但無可否認依然存在很多問題。問題來自多方面,有我上一期文章中講過的語言意識問題,有樂隊管理問題,也有中國指揮的態度問題。但目前中國的交響樂隊最明顯的問題是音準。雙簧管吹出的a?經常讓我不禁皺眉,而其它樂器也很少能與雙簧管完全對準;銅管更是聽不出在根據什么調音。幾乎可以肯定,這是由兩方面問題造成的。其一是缺乏演奏室內樂的經驗。精確的音準在室內樂中至關重要。有室內樂功底的人很少走調,他們很注重聽別人演奏,隨時進行調整。其二是指揮們顯然不愿管這些細節問題。某些時候,演奏者確實需要人幫助校音,演奏復雜的和弦過程中,有時很難分毫不差地找準音。此外,另一個重要原因是我上一期文章中提出的語言感問題,對銅管和木管樂手尤其如此。你可曾注意過,銅管和木管用“帶四聲”的中文演奏?演奏舒緩的段落,他們習慣用“第一聲”:一個沒有變化、漸趨平淡的長聲。演奏強音時,銅管和木管樂手習慣用“第四聲”,結果是聲音發硬,得不到適當的發展,結尾往往平板無味,因為中文第四聲不控制尾音。演奏弦樂的人要好一些(雖然他們并未完全幸免),大概因為顫音的緣故。

          當然,指出并解決音準問題是指揮的事,但在中國,音準問題很大程度上反映了一個更復雜的問題,即樂隊中每一名演奏者所肩負的責任。樂隊的人很容易流于被動,但若要產生一臺真正高水準的音樂會,樂隊的成員必須自己去思考、感受音樂。假如指揮的作用降格為交通警察,事必躬親地糾正樂隊的每一個差錯,音樂勢必不能令人滿意。理想狀態是,指揮充當協調者,負責給出對音樂的總體詮釋,而樂隊的細枝末節不用指揮操心,這是激發創造性音樂的關鍵。樂隊必須做到自行協調解決顫音、平衡和一般音準問題。這樣才不會糾纏于細節,忙著“使樂隊和在一起”,而把精力放在音樂上,為在排練中激發創造性鋪平道路。

          這些問題之所以根深蒂固,與很多中國樂團奇怪的管理結構不無關系。每個樂隊都有常任指揮,但卻都沒有排練指揮。上文提及的問題本應由排練指揮與樂隊一起解決,并形成一套工作秩序。在常任指揮的指導下,排練指揮還能幫助樂隊形成自己獨到的聲音。解決這些問題需要制訂一個長遠計劃,其中包括確立樂隊的總體聲音和風格。例如,需要弦樂發出何種聲音?融合木管與銅管的整體目的是什么?排練指揮的作用相當重要,他將協助樂隊確立自己獨特的風格。 #p#分頁標題#e#

          我想以一個建議結束本文。前文提及的所有問題或多或少都與樂隊的個性有關。所有交響樂隊都可從體育借鑒這一點:本地足球隊之所以倍受注目,不僅僅因為它是本地的,而且因為他們有自己的個性,有獨特的球風。(稍微想一下,你會發現在其它地方也同樣適用——比如餐飲業。)我衷心希望有一天,中國所有的交響樂隊都能形成自己鮮明的個性和獨特的風格。

      本文來自投稿,不代表本網站立場,發布者:實習編輯,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grimal2.com/yinlebaike/396813.html

      關注微信
      国产白嫩美女在线观看,欧美丰满白BWBWXXHD,国产高潮白浆刺激喊叫,国产丰满老熟女重口对白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