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逸事雜談

      《海上鋼琴師》斗琴雙方Jelly與1900內心獨白

      Jelly Roll:

       

      我搭這艘船是為了見一個人,因為有一天,有人對我說:“嘿,Jelly,有人比你彈琴彈得好!”我知道他在說那個“海上鋼琴師”,于是我對他說:“見鬼去吧!一個都沒種下船的人,怎么可能把鋼琴彈得那么好?你可別忘了,我是那個發明了爵士樂的人!”

       

      我出生的那個年代,黑人是沒有什么地位的,我總被告知,我們生來就不可能獲得同白人平等的地位,經歷過無數戰爭之后,我們卻依然難以掌控自己的命運。

      我認為老天是公平的,因為他在給了我這樣的膚色的同時,賜予了我出眾的音樂才華。雖然我不能像白人一樣在高貴的音樂廳里演奏,但我從未放棄過刻苦的練習和爭取每一個演奏的機會。家鄉的黑人酒吧里沒有人不知道我的名字,我很年輕時就已小有名氣,但我仍然只能在新奧爾良的紅燈區為來這里享樂的人們彈琴。當人們受夠了外界的嘈雜的時候,會偶爾想聽一聽不一樣的音樂,他們希望我彈奏的音符輕柔得仿佛絲巾從女人的身體上滑過一樣。在那里,我看多了那些所謂的上層人士的丑陋和骯臟,我的音樂只是他們夜晚尋歡作樂時的伴奏,他們需要我的音樂,但我的音樂卻又不能打擾了他們的興致,否則便會招來辱罵。就是在那里,在我忍耐著這一切羞辱的時候,我摸索出了一種音樂形式來取悅他們,而我堅信,沒有人能比我做得更好。

       

      我忍辱負重爬到了今天這個位置,享受到了曾經不敢想象的榮華富貴。別說一張頭等艙的船票,現在的我,只要動一根手指,就可以輕易買下一條船。

       

      我在船下接受聞風而來的記著們采訪,我毫不吝嗇地大喊著,在眾記著面前下了戰書,既然他不愿意下船,那我就到船上去與他挑戰。我等待著夜幕降臨,當聽到外面傳來音樂聲和嘈雜聲,我想我出場的時間到了。我隨手拿了一盒煙,踱出了房間。

       

      我站在宴會廳的門口,凝視著房間里的那架鋼琴。人們發現我時,全都安靜了,隨即而來的是竊竊私語。“怎么是個黑人?”我不會在乎這些,因為我已經習慣了。我今晚最大的敵人是坐在鋼琴前面的那個人。他那么的瘦弱,看起來還有點傻乎乎的,這樣一個人怎么能彈琴?

       

      酒保為我倒了一杯酒。全屋的人都在看著我,而我卻只注意他一個。我讀不懂他臉上的表情,是輕蔑,還是緊張,還是不屑?這種從未在陸地上生活過的人還真是難以捉摸。我想我在氣勢上就能贏過他,更不用說琴技了。在這艘破船上,他能受到什么樣的訓練?我無法忍受在一個有鋼琴的房間里,坐在琴前的人卻不是我。我慢慢走到他面前,看他有些恐懼和迷茫地看著我,我有些自豪。這個家伙真不懂規矩,看到我進來,起碼也要起身表示禮貌吧!

      我走到他面前,對他說:“我覺得,你坐在了我的位置上!”這話有些挑釁的感覺,但我是故意的。他低了下頭,好像是被我嚇到了,然后起了身。多么懦弱!他問我是不是發明了JAZZ的人?廢話!看來他是要接受挑戰了。“你是那個除非大海在屁股底下否則就不能彈琴的人?”他承認了,挑戰就此開始吧。他要跟我握手,我沒有理會,只是點著了煙,拒絕與他握手,這是一種羞辱吧,我又贏了一個回合。

      我對他“友好”地一笑,但其實,我是要他看看我牙齒上鑲的那顆鉆石。

      他知趣地走開了,這是我的舞臺。我把點燃的香煙放在琴邊,讓它繼續燃燒著,我要讓他們看看,這才是真正在彈琴。我彈了一只很有力量的曲子,但動作卻很輕柔。這是我多年練就的功夫,沒有人能比得了,我不相信這個在海上晃了一輩子的白癡可以做得到。一曲彈完,香煙剛好燒到琴的邊緣,煙灰還筆直地掛在煙上,絲毫沒有墜落。這對我來說簡直是小菜一碟,我想這足夠嚇到他了吧!在場的觀眾也為之贊嘆,我看到斜對面的胖婦人已被我迷倒,我不失時機地給了她一個飛吻,就當是獎賞給她的禮物吧。當我向觀眾證明了我足夠有魅力和才能之后,我又要繼續挑釁那個不知趣的家伙。我把香煙拿到他面前,他顯然也被驚呆了,真是沒見過世面!

      “該你了,小水手!”我迫不及待地想看他出丑。

      我來到吧臺,把香煙丟進酒保給我倒的酒里。這種爛酒根本不值得我喝。我背對著鋼琴,我不需要看他做什么動作,只要一個音符,我就知道他什么水平。

      琴聲響起了。“什么?”我在心里咒罵了一句,“平安夜?這是在侮辱我嗎?還是對我向他挑戰不屑一顧?他還真是不知天高地厚!”觀眾們也騷動了,顯然他們是期望這場對決能夠激烈一些,難道這個水手的腦子里進了海水?我耐著性子聽了下去。他倒是做到了一點,這曲子彈奏得足夠輕柔,如果擺上香煙,煙灰也不會落到地上,以這個為標準,他的確達到了。但和我的曲子相比,這簡直太小兒科了。第一輪我贏了是一定的,所有人都承認,但是不行,我得給他點真本事看看,看看為什么我才是JAZZ大師!

      第二支曲子是我為我已經告別的前半生而寫的,那里有多少辛酸,有多少血汗,有多少淚水,沒有人知道。每一次我彈起這支曲子,都會禁不住想起那段黑暗的時光。拿出這首曲子,看看這個水手還有什么可以跟我較量?

      我不得不承認他的確有點天賦。只聽了一遍我的音樂,竟然能準確無誤地彈出來,還能再加上自己的理解。他的音樂里比我多了些歡快,顯然他不懂我過的是一種什么樣的生活。他整天混在船上,不愁吃穿,因為彈琴天天有掌聲圍繞在身邊,他演繹我的曲子,竟有那么一點玩世不恭。我忍著詫異和憤怒,轉過身看他把音符纏繞在手指間。怎么我用了一個半生體會出來的東西,幾分鐘就能被他記住并重新演繹!

      我必須要使出點顏色了。你可以輕撫琴鍵,你可以學我的作品,但我從小刻苦打下的基礎你一定學不來。我選擇了一首高難度的曲子,又把速度提了一半。我可以感受到琴弦的摩擦,他可以記住我的音符,但未必能達到我的速度。這種技巧是必須要練習的。這是我的看家本領。我看到所有的人都為我鼓掌,我覺得這一次我贏定了!

      我對他說了一句難聽的話,大概是刺激到他了。他同樣也回了我一句。前兩首曲子之后,觀眾已經不再對他抱有任何期望了。我看到他也拿了一根煙,哼,還不是要模仿我?恐怕他也就只有這兩下子了吧。

      我倒了一杯威士忌,準備開始享受這場勝利。

      1900:

       

      那天晚上,所有人都下船了。我玩得正開心,突然一個人都沒有了,百無聊賴,我跑到通訊艙去隨便打了個電話想找人聊聊天。突然,兩個黑人要來抓我。他們說發明了JAZZ的人要來跟我決斗。JAZZ?還用人發明嗎?他們搞得我一頭霧水。決斗?斗什么?彈琴?彈琴為什么要決斗呢?

      那天晚上我們正在宴會廳里狂歡,突然人群中出現了一個陌生的身影,讓眾人都安靜了。我看了看他,也是黑人,好像我那死去的丹尼,但他可沒有丹尼看起來那么友好。他向我走來,對我說我坐在了他的位置上。我迷惑了,從來沒有人告訴我這個琴凳是屬于什么人的啊。而且這么多年都是我坐在這里,怎么就成了他的位置呢?難道他要來跟我爭奪鋼琴師的位子?我站起身,但還是禮貌的問了一句:“您就是那位發明了爵士樂的人吧?”他承認了。出于禮貌,我想跟他握握手,但他貌似有點粗魯,沒有回應,只是抽煙。我很納悶,他好像很生氣的樣子,我怎么惹到他了?

      他說我們開始比賽,還對我笑了笑,這個人真逗,牙齒上還鑲了顆鉆石。我甚至不知道比賽是什么意思。小時候丹尼給我講過賽馬,但彈琴要怎么賽呢?比誰彈得好吧,大概是這樣。

      我坐在了觀眾當中,看他把點燃的香煙放在琴邊。天哪,這多危險,會不會燒到鋼琴,這可是很貴重的鋼琴,船長說過這是把我一輩子放在船下挖煤都買不起的鋼琴。哦,他開始彈奏了,他確實很有才能,這樣有力的曲子琴身卻幾乎沒有一點晃動,煙灰也沒有掉落,真的好厲害!怪不得他之前那么狂妄,他有這個資本。我該怎么做呢?天啊,他把現場的氣氛弄得太壓抑了,既然要演奏放松的音樂,為什么不來點開心的呢?

      坐在琴凳上,我又迷茫了。唉,這一切是為了什么呢?啊,有了,讓觀眾開心吧,那不如就來一首……

      “平安夜?已經到圣誕節了嗎?”我聽到有人竊竊私語。當然沒到圣誕節,所以我才彈這首曲子,這才叫驚喜!比賽大概就是這樣吧,你一首,我一首,大家開心,雙贏,這多好?彈完,我禮貌地請他上來。

      接下來這支曲子就沒那么輕松了。我看著他,明白了他以前受過多少苦。我雖然沒有下過船,但我也看過了不少人,我只要看一眼,就可以知道他的性格和他大概有過怎樣的經歷。這支曲子太符合他了,只有他自己能寫得這么感人至深。他不容易,他也太棒了!我忍不住為他的音樂流了淚,他的生活寫成故事,一定能夠打動所有人。只可惜,并不是所有人都懂他的音樂,這才是他最悲哀的地方。

      我的朋友麥克斯在后面打我的腦袋。他說他把自己所有的錢都拿來賭我贏。真好玩,就像賽馬一樣了,丹尼從來沒讓我賭過馬,這次我是不是也可以玩一玩呢?要是我賭,我一定賭Jelly贏,他真的是太棒了!

      又輪到我了。這次我不用思考。我太喜歡他這支曲子了,已經迫不及待地想要試一下。但觀眾仿佛不太買我的賬。那又怎么樣,他彈他自己的生活,我彈我自己的生活,有什么不好的呢?

      他好像也對我的表現不太滿意,因為他再一次坐在鋼琴前面時,說了一句很難聽的話。這次我真的糊涂了,他的音樂有多么骯臟,可以用來詛咒我呢?他開始彈奏了,我不得不說,他演奏的仍然是那樣的出色,但在他的音樂中,沒有了之前的故事和情感,而是充滿了怨恨與敵意。我開始鄙視他了,這叫什么音樂家?我知道他要和我比賽,但起碼要贏得光明正大,為什么要用琴聲來泄憤呢?他的技術高超,我承認,但在這次,他只是想打敗我,我鄙視他。就在剛才,我還覺得他是一個偉大的音樂家,但現在我改主意了,因為他對音樂不夠尊重。

      我看明白了他的意思,我還有機會讓他難堪。我向麥克斯要了支煙,他躺在沙發上,好像很難過的樣子,不知道是不是吃了什么東西不舒服。我不抽煙,甚至不知道該怎樣點火。但我想到了一個方法,可以好好給Jelly一拳。

      我也把煙放在了琴邊,然后對他說了一句他“愛聽”的話。開始彈的時候,我什么都不知道了。他使出了他的絕技,我也用了我的,只是不經常用而已。他一定沒有試過,如何用兩只手彈出四手聯彈的效果。我以前喜歡在別人面前炫耀,我從沒想過,這次要為了贏而這樣彈奏。我使出了全身力氣,好累,這不是我喜歡的方式。但為了回擊,也為了麥克斯和其他賭我贏的船員,我必須這樣做。演奏完畢,我已是大汗淋漓,這幾分鐘里觀眾中發生了什么我一概不知,但我還有一件事情沒有做。我看到香煙還放在琴邊,我這樣彈奏過后,琴弦應該很熱了吧,我拿起香煙試了一下,果然點著了。煙灰不掉算什么?我這才是和鋼琴擦出了火花!

      Jelly:

      聽他開始彈第三首曲子的時候,我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好長時間我不能相信這是真的。我已經不會思考,沒有任何邏輯可以告訴我他是如何做到的。唯一的解釋就是,他真的是一個天才。我的手上在握著酒杯嗎?我不記得了。我忍不住跟著他的節奏舞動手指。他真的只有十根手指嗎?不,這不可能,他一定搞了什么把戲??墒堑拇_沒有,我看到他的手在琴鍵上飛舞,飛得太快了,讓我眼花繚亂。我跟不上,我掉了隊,我……失敗了?

      他也拿了一根香煙,但是沒有點著。他想說明什么?我做的他也可以做到,是的他成功了。他還做到了我不能做的事情,不可能的事情。他的音樂里沒有仇恨,沒有敵意,只有一股強烈的欲望,交流的欲望。他懂我,他一眼就能夠看穿我,看到我的弱點,然后擊潰我。沒有在陸地上生活過的他是怎么做到的?我小看了他。

      他舉著香煙走到我面前,我已經完全傻掉了。他在琴弦上點著了香煙,這怎么可能呢?他把煙放進了我的嘴里,這是什么劣質的煙?味道簡直讓我作嘔!但我的手臂僵住了,無法將它拿開。

       

      1900:

      我做到了。他僵在我面前,輪到我來羞辱他了。“你把這支煙抽了吧,我不會。”觀眾把掌聲都給了我,他們歡呼著擁向我,把我舉起來,就想小時候一樣。??!這才是我想要的,這才是音樂應該帶來的!

       

      Jelly:

      之后在船上的日子,我一直把自己鎖在房間里。我始終想不通,這場我注定要贏的比賽竟然會是這個結局。也許是我錯了,天才是存在的,而這一次,他偏偏就給了生活在海上的這個白人。我并非注定要贏,而我也為我曾經說下的豪言壯語感到羞愧。我發明了JAZZ,就讓這個光環繼續留在我身邊,留在陸地上,而他,可以把10種JAZZ合在一首樂曲里演奏的家伙,但愿他永遠在海上漂泊吧。 

      1900:

      從麥克斯那里,我知道了我贏這個人意味著什么。我用爵士樂打敗了爵士樂的發明者?但對我來說,這一切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我還是我,還是彈著我的音樂。至于別的,我只想說一句:“Fuck Jazz,too!”(去他媽的爵士?。┪铱粗铝舜?,他終究還屬于那片陸地。

      尾聲:為什么1900贏了

      沒有人有資格評判兩個人的輸贏。Jelly從一開始就沒想到會輸,他甚至沒想到1900有能力和他較量。1900從一開始就沒想比,他根本不知道這樣比完有什么意義。但是,Jelly知道自己輸了,哪怕只輸了一首,他也輸得太多了,無論他做什么,1900都可以做到,但1900所做的,他這一生恐怕都不能想象了。當一個有資本去狂妄的人失了聲,誰輸誰贏已是不言自明的事情。

      本文來自投稿,不代表本網站立場,發布者:實習編輯,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grimal2.com/yishizatan/350662.html

      關注微信
      国产白嫩美女在线观看,欧美丰满白BWBWXXHD,国产高潮白浆刺激喊叫,国产丰满老熟女重口对白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