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逸事雜談

      柴科夫斯基作品的故事

        每每提到柴科夫斯基,愛樂人的心田一定會涌出許多色彩鮮明的旋律:幽婉如歌的行板、充滿幻想的羅密歐與朱麗葉、色彩斑斕的意大利隨想、莊嚴輝煌的1812、氣勢磅礴的第一鋼協?;蛟S,人們的腦海中還會浮現出一些栩栩如生的場景:神秘詭異的黑桃皇后、純情嫵媚的睡美人、童稚詼諧的胡桃夾子、壯懷凄美的天鵝湖。柴科夫斯基的三大芭蕾舞劇在音樂以及芭蕾舞發展史上的地位是十分突出的,好像三朵常開不敗的奇葩,在歷史的浩瀚長河中熠熠生輝。這三部舉世公認的佳作也是柴科夫斯基畢生音樂創作中最為后人熟知并深愛的作品,盡管這些舞劇的首演并不成功。

        一些媒體將柴科夫斯基的這三部芭蕾舞杰作看成是“旋律之王”與梅克夫人長達十三年“精神戀愛”的結晶。這個觀點似乎還應認真地考證一番。其實,《天鵝湖》是柴科夫斯基在認識梅克夫人的那一年開始創作的,《睡美人》則作于1888至1889年間,這兩部作品好似二人十三年友誼的起點和終點。而《胡桃夾子》的完稿是在作曲家去世前的1892年,這部色彩斑斕的芭蕾舞劇似乎更像是作曲家的生命即將走到盡頭時的一次閃光。緊接著的便是愛樂人同樣熟知的終曲——《悲愴》。我珍藏著一本五十年前由人民音樂出版社出版的繁體《柴科夫斯基與梅克夫人書信集》,是1990年代初從小攤上淘來的舊書,一直引為自豪。書信集記錄了“旋律之王”與梅克夫人奇妙的友誼和矜持的交往過程。

        1876年,柴科夫斯基應梅克夫人之邀編寫了一首小曲,從此開始了兩人之間的友誼。之后,梅克夫人一直慷慨地贊助著這位才華橫溢的作曲家,性格孤僻的柴科夫斯基也得以更為專心地投入到他的音樂創作之中??善婀值氖?,二人竟從未謀面。惜惜然,這段終生沒有會晤過的友誼持續了整整十三個春秋。梅克夫人曾經這樣表述:從前,我曾經很急切地想同您會面,但是我有一種感覺,您越是對我迷戀,我就越不敢面對您。要知道,一旦面對,我便會無法像現在這樣向您傾訴了。我寧愿和您保持著距離,我寧愿選擇思念,并在您的音樂中陪伴著您?;蛟S是富孀的真誠化為動力,或許是作曲家的自卑產生了距離;或許是距離又產生了美,或許是美妙的音樂最終將友誼升華。這一切,今人已無從評說。當他的心中充滿了激情,便將思想化作美麗的音符;當她想念他時,就到他的音樂里去伴隨他。

        記得曾有人說,僅僅一部《天鵝湖》,就已經是“旋律之王”這個稱譽最好的注解了。柴科夫斯基無疑是古典舞劇最杰出的大師,浪漫的情懷,抒情的音符,再加上戲劇化十足的結構,固執而又純粹的俄羅斯風味。這就是柴科夫斯基的音樂,真正為芭蕾舞注入優美旋律的最杰出代表。有什么能夠動搖柴科夫斯基在芭蕾舞歷史上的地位呢?!且看那深埋的根基。論題材和內容,他的筆下沒有以往此類音樂的浮夸,取而代之的是深刻卻不失浪漫;論構架和形式,他不會選擇當時盛行的華麗奢靡,新穎的手法獨具匠心,充滿詩意的芭蕾才是最高的境界。

        假如翻開芭蕾的歷史,你一定會發現,在柴科夫斯基之前許多偉大作曲家的創作中,芭蕾舞劇的配樂幾乎是一片空白。他們不愿意創作舞劇音樂?他們難于駕馭這種動態的音符?其實,這只是芭蕾舞發展過程中的一個盲點。那時人們已經認同的舞劇音樂大多結構單一,曲調平緩,為了突出承襲的華麗的格調,難免要“委屈”舞劇的靈魂——音樂。這樣缺乏情感投入的創作自然會令許多大師望而卻步,誰會去做有損于自己創作風格和公眾形象的事情呢?更不用說一些大作曲家甚至將芭蕾與雜耍相提并論。就拿眼下的網絡文學來說,很多出了名亦或認為自己大有前途的寫手,無不是在老路上經歷了一番“艱苦耕耘”之后才有了今天的好光景,有幾個能夠心血來潮地創新一把?!赫赫,仕途險惡??!本份無罪。

        話題扯遠了,再繞回來。柴科夫斯基似乎對“雜耍”頗感興趣。當時以及后來的音樂評論對柴科夫斯基的爭議也一度聚焦于此,爭論的核心是柴科夫斯基“膽敢”將“交響”移植到舞劇音樂當中。而事實總是勝過雄辯的,你喜歡交響么?你喜歡芭蕾么?老柴用優美悅耳的旋律將那些無知的非議流放。“好像是從取之不盡的百寶箱里傾瀉而出”。在破除了有關舞劇音樂一些陳規舊念的同時,柴科夫斯基以新穎的視角、深刻的內容以及優美而又富于詩意的旋律成就了舞蹈和音樂的完美結合。三大芭蕾舞劇至今仍是世界各地最受歡迎的珍品。找一片凈土,讓我們來重溫一回芭蕾舞歷史長河中最耀眼的明珠——《天鵝湖》。

        “如果要我相信,在音樂的宴席中,我只能獻上一些已經做好的而只由我熱一熱的菜,我當然是寧愿擱筆不寫的。”柴科夫斯基在晚年有過這樣個性十足的告白。這段話也正是柴科夫斯基一生不斷創新、勤懇寫作的真實寫照?!短禊Z湖》大概是柴科夫斯基筆下最受歡迎最令人感到親切的作品了,相信很多人都有同感。1876年,也就是在認識梅克夫人的那一年,柴科夫斯基創作了他的第一部芭蕾舞劇?!短禊Z湖》所講述的那段流傳已久的凄美動人的古老傳說想必每一位愛樂者都已經耳熟能詳了,在此便不多書。由于編導和指揮的平庸,《天鵝湖》的首演很失敗,老柴很受傷。其實,這樣的事情,柴科夫斯基一生中經歷過許多,見怪不怪了罷。還是在老柴去世之后不久,《天鵝湖》才被再次搬上舞臺,巨大的成功來得有些遲,作曲家本人已經無法親身經歷那輝煌的時刻了。

        在這部作品中,與舞蹈完美交融的音樂充分地體現了作曲家的抒情性。創造性的思維和細膩的結構處理佐以高超的作曲技巧,刻畫了白天鵝奧杰塔這個芭蕾舞的經典形象。王子齊格弗里德、黑天鵝奧杰麗亞以及惡魔的形象也性格分明,各具特色。在出色地勾畫出每個角色的性格和內心的同時,“交響“也起到了極為關鍵的作用,老柴成功地營造了一個色彩豐富、沖突迭起的戲劇氛圍。我最早接觸的《天鵝湖》還只是些片段,直到1990年代初期在音樂廳中觀摩了俄羅斯芭蕾舞團演出的LD。而最早擁有的一個錄音版本則是小澤指揮波士頓交響樂團的精選集。盡管當時尚處在卡帶的消費層次,卻也足以令當時還是個窮學生的我如癡如醉了。

        甫一提起《天鵝湖》,你定會想到一段雙簧管以舒緩的節奏娓娓道來的旋律,如歌如泣,溫柔而又略帶幾絲憂傷,一群純潔婀娜的白天鵝的身影便會赫然浮現在眼前,這便是著名的場景音樂了。在《天鵝湖》的配樂中,對管樂器的要求其實是很高的,尤其是木管,這也是柴科夫斯基與眾不同的一個方面。就拿這段縱貫全劇的主題——場景來說,雙簧管色彩的發揮被提升到一種近乎完美的境界:第一主題以及緊接著展開的一段逐漸上行的旋律,完美地呈現出一個凄美幽怨的白天鵝形象。巧妙之處還在于伴奏的處理,那就是背景里豎琴的琶音和弦樂的震音,這些因素無不恰到好處地烘托出白天鵝超凡脫俗的藝術形象。在法國號和大提琴為白天鵝代言出黯然神傷的情緒之后,當第一幕即將終了,天鵝群掠過湖面的瞬間,又有哪位神話中的王子不為之情動呢?

        弦樂的下行音階之后,小提琴在整個樂隊舒緩節奏的引導下奏出優美的旋律,這個旋律悠揚起伏,張弛有致。主旋律中兩個升半音的運用,以及隨后奇妙的跳躍的切分,果然十足的俄羅斯味道。第一幕中的這段圓舞曲曾經和柴科夫斯基的其它圓舞曲一起,被一些樂評指摘“過于交響化”,直至20世紀末,類似的非議才漸漸被追捧所取代。還是讓歷史來做最公正的評判吧,在這里我只想說:恰恰是這樣濃烈的俄羅斯田園風的“交響”使得柴科夫斯基的音樂成為不朽?!端闹恍√禊Z》應該是《天鵝湖》中最為中國聽眾所熟悉的了??鋸堃恍┲v,柴科夫斯基只需用一只大管和兩只雙簧管便足以抓住聽者的心。即使你閉上雙眼,那跳躍的音符,那活潑的旋律,已然活脫脫是四只天真爛漫的小天鵝。記得在中國的舞臺上曾出現過一只“孤獨”的小天鵝,因為在天庭犯戒,被罰陪唐三藏去西天取經,整日價胡吃悶睡、偷懶?;?,待回到中土,已然一副肥頭碩耳大腹便便的蠢模樣。這簡直是對天鵝家族的大不敬??!沒咒念,那也是藝術再創造嘞。

        其實我還是最喜歡第二幕中的那段雙人舞。齊格弗里德王子對白天鵝奧杰塔一見鐘情,二人翩翩起舞、互訴衷腸。小提琴獨奏的一大段旋律,當真是如歌如泣、悠然飄渺。愛情這東西真是偉大,你看他們情意綿綿的樣子,當余音繚繞,厄運即將臨頭,兩人還在那兒自顧自無限深情、依依難舍。一時寫不下去了,怎消得這天上人間?《天鵝湖》的音樂還有很多亮點:天鵝群舞、三只大天鵝舞、舞會中的那波里、查爾達什等性格舞曲以及輝煌頌歌般的終曲,在這里就不一一列陳了。

        如果你喜歡原汁原味的俄羅斯風格,那么就應首選羅杰斯特文斯基指揮蘇聯國家大劇院的錄音;假如你衷情道地的“老柴“,那么大提琴家出身的羅斯特羅波維奇和柏林愛樂樂團的三大芭蕾組曲就萬萬不能錯過。“企鵝”的三星帶花有時還是很有準頭的。近幾年,當今全球最優秀的芭蕾舞團之一,莫斯科芭蕾舞團在世界各國巡演,更是頻頻來華,大概是老柴和《天鵝湖》在中國這個潛力巨大的文化市場頗有人緣吧。莫斯科芭蕾舞團沿襲了俄羅斯古典芭蕾專業、嚴謹的風格,她不只停留在完美地刻畫每一個形象,而且執著地追求“靈魂的共鳴”。俄羅斯芭蕾大師烏蘭諾娃當年正是從這個芭蕾舞團走向世界的。

      本文來自投稿,不代表本網站立場,發布者:實習編輯,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grimal2.com/yishizatan/375150.html

      關注微信
      国产白嫩美女在线观看,欧美丰满白BWBWXXHD,国产高潮白浆刺激喊叫,国产丰满老熟女重口对白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