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逸事雜談

      大話考級熱:青島中小學藝考生將突破1萬人

      2009年2100多人,2010年3300多人,2011年8831人,而在今年,青島參加藝術等級考試的中小學生將突破1萬人!
      記者8月17日獲悉,8月16日到22日,青島11603名中小學生將參加多達46個科目的藝術等級考試,這也是青島藝術考級歷史上首次突破萬人大關。但考級熱的背后卻暗含種種隱憂,很多家庭都是“跟風考級”和“功利考級”。對此,專家指出,考出高級證能夠升學加分是認識誤區,而且盲目考級可能會扼殺孩子興趣,得不償失,家長們還是應該只把考級當成檢驗孩子藝術水平的一種手段。
      島城考生首破萬人大關
      在今年山東中小學生的藝術等級考試中,青島考生報考科目為46個,比去年增加3個科目。青島市成為山東省考試科目最多的城市,而且考生人數達到11603人,首次突破萬人大關,考生人數也在全省位居前列。
      記者從市教育局獲悉,2012年,山東省教育廳對中小學生藝術等級考試的報名形式進行了調整,即在“山東省學校藝術教育網”進行網上報名,各地市不再組織報名。以青島藝校為例,為了應對家長的電話及現場咨詢,該校選派5名教師專職接電話、答疑,由于人員太多,一度導致報名網絡服務器癱瘓、信息確認表中“報名序號”等前后不一致的情況發生,學校就擔當起省教育廳與家長溝通的橋梁。
      據悉,青島考生人數迅速上升的趨勢與全省的趨勢相同,從2008年開始,山東省參加藝術考級的考生人數已經從4萬人擴至15萬人,并且低齡化現象也日益明顯。
      花費幾萬元,只是“小意思”
      對眾多學習樂器的孩子來說,考級是必經之路。17日,在青島藝校大連路考區門前,記者見到了正在幫女兒整理古箏琴架的盧女士。盧女士的女兒譚雙藝今年10歲,學古箏已經2年,當天來考古箏7級,小姑娘很靦腆,一直低著頭不說話。
      盧女士告訴記者,她女兒已經參加過三四場大大小小的比賽了,23日還要參加中央音樂學院專業考級,所以接下來的時間并不會很輕松,“讓她參加考級,就是想看看她學得怎么樣”。
      家長王女士的女兒是名“考級專業戶”,她已經記不準孩子參加了多少次考級:“女兒才12歲,學了小提琴、舞蹈、鋼琴,平時除了上學、比賽,就是考級。”青島藝術學校的副校長王偉也碰到一個不到6歲的小孩,一口氣報了舞蹈、書法、繪畫三科考級,“這種孩子太多了,現在考級低齡化趨勢很明顯”。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父親表示,他14歲的兒子練了4年半的竹笛,陸續考過6、7、8、9級,當天是來沖10級,此前孩子參加比賽很多,經常出國演出,得到的證書有厚厚一摞。“每次一出國就得三四萬元,現在用的這把笛子也上萬元。”這位父親坦言,他為兒子考級和表演所投入的金錢和精力,他已無法計算,幾萬元只不過是“小意思”。而在外等待孫子考試的陳先生也告訴記者,自己11歲的孫子從5歲起學鋼琴,從6級開始考起,終于在去年考過了10級??纪赇撉僦?,孩子也沒有歇著,又練起了小號,這次考試是為了考10級。“買鋼琴就花了2萬元左右,小號也好幾千元,這還不算一對一輔導的上課費。”陳先生對于花費并不在意,只要孫子能考過,他就覺得值。
      考級小琴童,只會半首曲
      在此次藝術考級中,評委將根據考生報考級別的具體要求進行綜合評定,按優秀、良好、及格、不及格給予評定成績,并寫出評語。對不合格者不做降級處理。凡成績合格者,將由山東省教育廳藝術教育委員會統一頒發等級證書,加蓋山東省教育廳藝術教育委員會驗印章。
      “怎么垂頭喪氣的?沒考好?”“不是說考級只需要彈半首曲子就夠了嗎?怎么考試時還讓我往下彈,我就直接說不會了。”這是一對母子對話。聽完兒子的敘述,媽媽也是無可奈何,她本以為只要學習考級指定樂曲的片段,就能過關,可沒想到當天考試遇到“較真”的評委。
      市圖書館音樂館王老師介紹說,現在藝術等級考試人數眾多,為了節省時間,評委往往聽了幾分鐘演奏后,就讓考生打住,然后打分,“很多輔導考級的機構,就抓住這一漏洞,教孩子彈奏曲子只教一部分,家長覺得這樣也能節約成本便同意。但如果碰到有耐性評委,就容易露餡。”王老師建議,考生和家長還是應該老老實實練好基本功,以提高樂器演奏水平為目的,不能為了考級而考級。
      考級名目繁多家長犯暈
      11歲男孩劉松聞,練習小提琴已經6年,他這次是來考7級的。“孩子之前曾在中央音樂學院及中國音協考過級,但聽說青島市教育局不認可這些考級證,只好又趕過來參加這次考試。”劉先生說,孩子光是小提琴就換了5把,現在用的小提琴價值1萬多元,為了這次考試已經準備了3個多月。
      記者從家長處了解到,在全國各地,既有中央音樂學院等全國性樂器考級機構,也有省區市音協、音樂學院等組織的地區內樂器考級,還有教育部門舉辦的樂器考級。根據省藝術考級管理中心統計,2008年以來,山東省有省文化廳批準并經文化部備案的考級機構2家,文化部批準進入山東的考級機構12家,各類考級承辦單位、承辦點210家,考級內容主要是以中小學生為主的器樂組。
      名目繁多的藝術考級讓很多家長都犯暈,而且各機構在收取費用方面并沒有統一的標準,考試內容、評分標準、證書含金量更是千差萬別,對此,一位業內人士笑稱:“這也是國內藝術考級的‘特色’,由于考級機構繁多,涉及監管部門也很多,難免魚龍混雜,個別機構辦考級完全就是為了掙錢。”
      不少人考級是為升學加分
      59中的初中生王瀟雨參加了繪畫7級考試,她平時練習都是聽父母的。對于為什么要考級,王瀟雨也是一臉茫然,“媽媽說考級出來,中考能加分,具體情況我不了解”。但是對于將來,王瀟雨覺得自己可能不會去學畫畫,考級只是“隨大流”。
      今年市實驗初中在招生時調整了招生政策,其中藝術特長專業中增加了聲樂特長,減少了薩克斯、鋼琴等特長類別,聲樂考級的孩子就一下子多了近千人,這些孩子參加考級并不是為了一張等級認證證書,而是期望能夠在升學中占有優勢。
      11歲的張旻琪小提琴學了5年,去年已經考了一次6級,沒考過,今年繼續考。在外等待的張先生覺得熙熙攘攘的考級大軍“有點過”,“現在很多家長的目的性都很強,只要孩子學了樂器,哪個不去考級?孩子現在為了考級天天練琴,玩的天性都被泯滅了。”張先生表示,現在考級基本上都是從6級開始考,因為“6級以上的證書可以作為特長生入學”。
      認為等級認證證書在升學考試中能加分、攀比跟風想法以及想通過考級了解孩子的真實水平,成為家長們熱衷讓孩子參加藝術等級考試的主要原因。
      市教育局:
      有了考級證升學也不加分
      青島藝術學校的王偉副校長說,等級認證證書在升學考試中是不會加分的,“現在升學考試,一般要請些藝校權威評委來現場考試,判斷學生的真實水平,不會因為有證就給加分”。
      記者從市教育局獲悉,教育部在2008年取消了藝術等級認證證書在升學時加分政策,市教育局也已明確規定,藝術等級認證證書,與小升初、中考加分沒有任何聯系。“在中考的藝術特長生考試中,等級認證證書最多只能算參考,而且作為參考證書只能是教育部門批準的考級,高考更不可能獲得加分,不少家長都是道聽途說,以訛傳訛。”市教育局一位負責人提醒家長,不要盲目陷入考級能獲得升學加分誤區,要理性對待考級。
      專家:
      考級太功利,好比揠苗助長
      “考級有助于家長和孩子檢驗學習水平、教學質量,但是現在很多家長為孩子報考的功利性很強,結果考出來后有很多證件根本沒用。”青島音協副主席夏文濤認為,功利考級和跟風考級已背離了藝術考級初衷,“走向了一個極端”。
      夏文濤指出,現在一些家長出于攀比心理,不是根據孩子的實際水平適當選擇級別,而是不斷沖擊“高等級”,“這相當于揠苗助長,久而久之會讓孩子非常疲憊,降低甚至扼殺學習藝術的興趣,得不償失。所以,家長要重視孩子的長遠發展。”

      本文來自投稿,不代表本網站立場,發布者:實習編輯,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grimal2.com/yishizatan/383332.html

      關注微信
      国产白嫩美女在线观看,欧美丰满白BWBWXXHD,国产高潮白浆刺激喊叫,国产丰满老熟女重口对白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