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逸事雜談

      胡樂當路琴瑟絕音

        吳絲蜀桐張高秋,空山凝云頹不流”——李賀的《李憑箜篌引》留下的不僅是傳誦千古的詩句,也是箜篌這一來自波斯的樂器最動人的記錄。

        “吳絲蜀桐張高秋,空山凝云頹不流”——李賀的《李憑箜篌引》留下的不僅是傳誦千古的詩句,也是箜篌這一來自波斯的樂器最動人的記錄。

        臥箜篌、豎箜篌與豎琴

        箜篌是中國古代十分流行的一種樂器,在古典詩歌中有大量反映。其中,人們張口能誦的莫過于漢樂府《孔雀東南飛》中的“十三能織素,十四學裁衣,十五彈箜篌,十六誦詩書”,以及堪稱句句經典的唐李賀的《李憑箜篌引》。然而,兩詩中的“箜篌”,并非同一種樂器。前者為臥箜篌,是先秦時期就已有的傳統樂器,與琴瑟同類,作為華夏正聲的代表樂器被列入《清商樂》中。后者為豎箜篌,是從波斯傳入的胡樂器。

      胡樂當路琴瑟絕音

        豎箜篌是西亞地區古老的民族樂器,其源頭呈多發狀。在公元前4000年的埃及壁畫、美索不達米亞南部烏爾地區約公元前3500年蘇美爾人的壁畫、伊朗西南部山區約公元前3000年埃蘭人的崖畫,以及克里特島上約公元前1400年的古希臘壁畫上,都發現有類似樂器。從現有圖像資料來看,古希臘流行的“里拉”(Lyre,或Lyra)琴與古埃及人、蘇美爾人的豎箜篌更形似,共鳴箱皆在下端,或似龜殼狀(古希臘),或呈方形(古埃及),或呈牛羊動物狀(蘇美爾)。“里拉”琴多為七弦,形制小巧,抱于懷中用撥子彈奏。后不斷發展流變,近代以來,體型變得碩大,琴弦數量大大增加,置于地上用手彈奏,英文名為Harp,中文譯為豎琴。

        豎箜篌也是伊朗西南部土著居民埃蘭人的一種樂器,在雅利安人進入伊朗高原之前就已在該地區流行,被稱為最古老的伊朗民族樂器。伊朗豎箜篌呈三角形,弦的數量七至十根,以七弦為主,形制小巧,可抱于懷中,古波斯語名為Chank,新波斯語讀為Chang。伊朗豎箜篌與古埃及、蘇美爾、古希臘類似樂器的最大區別在于,其共鳴箱在三角形的上弦。

        薩珊波斯的宮廷樂隊

        公元前550年,雅利安族的波斯人興起于伊朗南部,建立阿契美尼德王朝(前550-前330),是為古波斯帝國。波斯人似乎對土著埃蘭人的箜篌情有獨鐘,很快使箜篌從民間走向宮廷,成為帝國宮廷樂隊的主奏樂器。在阿契美尼德王朝的都城蘇薩,出土了一尊懷抱箜篌的半身陶像,被認定為公元前300年左右的作品。伊朗西南諸省曾一直是箜篌音樂文化的中心。同樣興起于伊朗南部的薩珊王朝(224-651)的國王們對箜篌也極為推崇??藸柭掣浇?ldquo;塔格·波士坦(Tāgh-e-Bostān)”的山壁上,有一組薩珊王朝時期的浮雕群,其中即有彈奏箜篌的女伎樂隊(6世紀作品)?;羲龟?middot;帕爾維茲統治時期(590-628)是薩珊波斯帝國最后的一抹輝煌,這位國王頗善棋琴書畫,組建了龐大的宮廷樂隊,其中內基薩(Nekis?。┦亲钬撌⒚捏眢蟠髱?。

        波斯伊斯蘭化之后,箜篌仍運用廣泛,在文學作品中有大量反映。其中,莫拉維(魯米,1207-1273)《瑪斯納維》第一卷中講述的箜篌高手的故事最為經典——樂師彈奏的箜篌旋律,能使夜鶯發呆,能讓大象長出翅膀,能給死人的身軀注入生命……其波斯文詩句堪與李賀的《李憑箜篌引》媲美,只是莫拉維欲講述的是蘇非神秘主義哲理:“我們如同箜篌,你用撥子彈;訴苦非由我們,是你在撥弦。”從此詩句可看出,波斯箜篌用撥子彈奏,而非直接用手撥弦。近代之后,波斯箜篌衰微,現今不論是在伊朗民族音樂中,還是在阿拉伯民族音樂中,都鮮見其身影。

        豎箜篌隋唐時達到頂峰

        箜篌大約在古波斯帝國時期就已經傳入印度和中亞地區。傳入中亞的箜篌基本上保持了波斯原樣,只是三角形上弦共鳴箱由直線變為弓弧形。東漢末年,該樂器經西域傳入中原,被稱為“豎箜篌”或“胡箜篌”,彈奏方式演變為用雙手從兩側撥弦,因此俗稱為“擘箜篌”。傳入印度的箜篌,外形與波斯箜篌大致相似,但共鳴箱采用了蘇美爾人的方式,設于下端橫木,上弦木質弓弧則雕飾為雅利安神鳥形狀。該樂器在東晉初年從印度經西域傳入中原,中國人依其形狀,以中國神鳥稱之為“鳳首箜篌”。晉曹毗的《箜篌賦》對之有詳細描繪:“龍身鳳形,連翻窈窕,纓以金彩,絡以翠藻。”

        東漢末年,中原大亂,儒家禮樂崩壞,西北胡樂東來。繼之,魏晉南北朝成為中華民族的大融合時期:一方面,西北少數民族仰慕中原文化,學習其詩書禮儀,向往儒化;另一方面,中原民族卻喜好西北少數民族的舞樂服飾,渴望豪邁奔放,釋放儒家禮儀的束縛,崇尚胡化?!逗鬂h書·五行志》曰:“靈帝好胡服、胡帳、胡床、胡坐、胡飯、胡空侯、胡笛、胡舞,京都貴戚皆競為之。”中唐杜佑《通典》卷142記載,自北魏宣武帝(500-516)開始,琵琶、箜篌等胡樂“鏗鏘鏜𨱏……洪心駭耳”,成為宮廷音樂主流,“琵琶及當路,琴瑟殆絕音。”琴瑟古箏類的華夏絲樂,因其柔美,聽起來“歌響全似吟哭,聽之者無不凄愴”,風騷漸逝。也正是在這個時期,西域傳入的豎箜篌逐漸取代中原傳統樂器臥箜篌的地位。因此,“箜篌”一詞,若無專門分別,在魏晉之前的典籍中指華夏舊器;之后,一般指胡樂器。臥箜篌盡管在隋唐清商伎中仍占有一席之地,但已風騷不再,宋時消亡。

        隋唐宮廷音樂多用胡樂器,從波斯、印度傳入的箜篌也在這時期達至輝煌的頂峰。豎箜篌用于西涼伎、高麗伎、龜茲伎、安國伎、疏勒伎、高昌伎六部樂;鳳首箜篌用于天竺伎和高麗伎兩部樂。從中可見,共鳴箱在下、印度式的鳳首箜篌不及共鳴箱在上、波斯式的豎箜篌運用廣泛(鳳首箜篌在明代消亡,現代重新仿制)。豎箜篌不僅用于宮廷樂隊,也時時現身于貴族官僚們出行儀仗樂隊中。敦煌莫高窟第156窟《張議潮夫婦出行圖》,其禮儀樂隊中便有一樂伎在行進中演奏豎箜篌。

        唐之前,豎箜篌基本上保持了波斯舊制,體型小巧,一般為從髖部到頭頂,且多為七弦,也有十弦左右者。唐人崇尚奢華,箜篌在形制上日趨繁復,裝飾競相奢華,上弓弧共鳴箱增大增長,遠遠高出頭頂,弦數也由十數弦發展至二十二或二十三弦,《通典》卷144記載:“豎箜篌,胡樂也。漢靈帝好之。體曲而長,二十二弦,豎抱于懷中,用兩手齊奏,俗謂之擘箜篌。”上述《張議潮夫婦出行圖》中的箜篌與北朝時期壁畫中的箜篌相比,明顯碩大了許多。隨著體型的不斷增大,箜篌由全懷抱發展為有落地柱支撐??梢?,源自西亞地區的這一古老樂器,在東西方的不同流變中卻有著相似之處,即在西方發展為落地式豎琴,在中國則發展為落地式大型箜篌。

        但是,波斯舊制的小箜篌也并未消亡,因其體型小巧,便于攜帶彈奏,運用十分廣泛?!缎绿茣肪?1記載:“高宗即位……張文收采古誼為《景云河清歌》,亦名燕樂,有玉磬、方響、掃箏、筑、臥箜篌、大小箜篌……”小箜篌雖然不像大箜篌那樣煊赫奪目,但一直靜靜流傳,直到清代仍有典籍記載:“小箜篌,女子所彈,銅弦,縛其柄于腰間。隨彈隨行,首垂流蘇,狀甚美觀……弦樂器可行走彈奏者惟小箜篌一種而已。”

      本文來自投稿,不代表本網站立場,發布者:實習編輯,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grimal2.com/yishizatan/385254.html

      關注微信
      国产白嫩美女在线观看,欧美丰满白BWBWXXHD,国产高潮白浆刺激喊叫,国产丰满老熟女重口对白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