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逸事雜談

      詩經中26種樂器的文化解讀

        《詩經》的所有篇章都是能夠和樂演唱的詩歌,樂器在這些詩作中也多有記載。這些樂器的制作與使用都帶有鮮明的時代色彩,通過研究它們的制造材料、制作工藝和演奏技巧,可以推見當時社會生產力的發展水平,通過它們在“風”、“雅”、“頌”三類詩中的分布,可以推斷出當時社會各階層人們對樂器的使用情況。更為重要的是,通過了解這些樂器在各種特定場合的出現,有助于我們去進一步理解《詩經》產生時代的文化。

        《詩經》是可以和樂演奏的詩歌,前人就此已多有論述。如,《墨子·公孟》言:“誦詩三百,弦詩三百,歌詩三百,舞詩三百。”①《詩經》既然與“樂”有著密切的聯系,自然與樂器也有著密切的關系。這不僅在于演奏這些詩作時需要眾多的樂器伴奏,還在于《詩經》文本就記載了眾多的樂器。我們可以根據這些樂器的制作工藝得知周代生產力的先進,也可以根據這些樂器的使用證明《詩經》時代音樂的發達,更可以通過對這些樂器所在詩篇的分析,去認識這些樂器在祭祀、宴飲、婚嫁等活動中的重要作用,從而認識這一時代的文化特征。

        經過考查整理,發現《詩經》中出現的樂器共有26種。需要說明的是,由于史料和文獻依據的區別,在成書時間不同的注釋《詩經》的著作中,一部分詞在一些書中表示樂器,而在另一些書中表示別的含義,例如“南”、“雅”,有被解釋為舞、樂、樂器三種情況的?,F將這 26種樂器的名稱及在《詩經》中出現的次數分別列出,它們是:鼓(出現16處)、瑟(出現9處)、鐘(出現9處)、琴(出現8處)、磬(出現4處)、癥(出現3處)、笙(出現3處)、簧(出現3處)、管(出現2處)、塤(出現2處)、篪(出現2處)、癭(出現2處)、鏞(出現2處)、癮(出現2處)、缶(出現1處)、癰(出現1處)、鉦(出現1處)、雅(出現1處)、南(出現1處)、賁(出現1處)、癱(出現1處)、應(出現1處)、田(出現1處)、癲(出現1處)、圉(出現1處)、簫(出現1處)。

        一、《詩經》中樂器的類別分析及文化認識

        關于這些樂器的特征,在孔穎達《毛詩正義》、朱熹《詩集傳》以及現代國學大師高亨《詩經今注》中有較為詳細的釋義,對此不再贅述?,F將它們從制造材料和演奏方法兩個方面進行分類。

        《詩經》中的26種樂器按制造材料可分為——

        屬于土石制品的有:缶、塤、癰、磬。

        屬于金屬制品的有:鐘、鏞、鉦、南。

        屬于竹制品的有:笙、簫、癥、管、簧、篪、癱。

        屬于木制品的有:癲、圉。

        屬于綜合制品的有:琴、瑟、鼓、賁、癭、雅、應、田、癮。

        其中作為土石制品的缶、癰、磬,是所用材料最為常見、制作工藝最為簡單的樂器。而同樣是用土石制成的塤則復雜得多,它“銳上平底,形似稱錘,六孔”,無論從外形還是使用上都顯得很精美和巧妙。

        在外形上看起來與缶、磬同樣簡單的是金屬質地的鐘、鏞、鉦、南,它們形似碗、盅,在造型上并無突出。而《詩經》成書最晚止于春秋,由此可知,當時提煉并加工金屬的技術已經相當成熟了。

        屬于竹制品的笙等七種樂器,皆以竹管作為基本組成單位,從用一根竹管的癥和篪、“并倆”管和“同管”的“癱”,到“編小竹管為之”、“似今之排簫”的簫,制作工藝由簡單到復雜,甚至出現了與今天的樂器相似的簫,可見時人制造水平的高超。

        木制樂器“癲”,“狀如漆桶”、“中有椎”,“今左右擊之”,“以起樂者也”。無論從上了漆的外觀,還是巧妙的內部構造,都反映了其制造者工藝的精湛。“圉”與“癲”作用相反,是“以止樂”的,外形是背刻27鋸齒的伏虎。僅作為起止音樂的標志,古人就制造出這樣兩件精美的樂器,其心思、手段可見一斑。

        琴、瑟是用金屬弦和竹木制成的弦樂器。從時間上看,它們在成篇較早的《周頌》中沒有出現,可知其制作工藝要復雜一些,只有在人們的生產水平達到一定高度時,才可能被制造出來。除琴、瑟外的雅、鼓、賁、應、田、癮,都是以木竹和動物皮革制造的,可見古人已將提煉金屬與加工動物皮革的工藝運用到樂器制作中來,從而使樂器制作技術大為發展。

      本文來自投稿,不代表本網站立場,發布者:實習編輯,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grimal2.com/yishizatan/405507.html

      關注微信
      国产白嫩美女在线观看,欧美丰满白BWBWXXHD,国产高潮白浆刺激喊叫,国产丰满老熟女重口对白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