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逸事雜談

      口琴的發明

      口琴的發明

      1821年早春的一個上午,德國鄉村一農家女孩拿著媽媽的木梳在門口玩耍,玩著玩著,玩出來一個新花樣:她找來了兩片紙 ,一張上一張下地貼在木梳上,然后把它放到嘴上吹了起來,想不到木梳發出了悅耳動聽的聲音。就在此時,一名叫布希曼的音樂家從這兒經過,被奇妙的聲音吸引。他走上前去,讓女孩把木梳給他看。布殊曼仔細地端詳了這一“杰作”后,萌發了研制一種新樂器的想法?;氐郊抑?,他參照小女孩的木梳、中國古代的笙和羅馬笛的發音吹奏原理,用象牙制作出了世界上第一把口琴。

      有一位法國的鐘表匠叫弗里德利克·布殊曼(Christian fricdrich Ludwig Buschmann),他拿笙作樣本,將15根音笛(Pitch-Pipe)排列在一起,依其長短而發出高低不一的聲音,他稱這種簡單小巧的新發明為口琴(另一種說法是命名為「aura」),那是公元1821年。布殊曼形容他的發明是「一件其實獨一無二的樂器……,口琴僅祗有四英寸長的直徑和長度,使用21音階,演奏時可能程度同鋼琴的音階一樣,漸次升高,可是沒有鋼琴的琴鍵,用六個協和音,只要演奏者能控制呼吸即可?!?/p>

      布殊曼獨特的樂器,一時曾流行于奧地利首都維也納,他們那時很奇怪的并不是用來吹奏;當時貴族婦女將它做為飾物帶著,而紳士們則將它安裝在手杖的頂端以示美觀。布殊曼被后人稱為「口琴之父」,實不為過。在十八世紀初期,樂器的演奏尚未受人重視,而口琴之能被廣大人們所接受,可見其優點是其他樂器所無法比擬的。后來有一位名叫克里斯汀?梅斯納爾(christian Messner)的編織者以仿制這種樂器作為副業,當時又有一位鐘表匠名叫馬德和來(Matthias Hohner)他購買了一支梅斯納爾的仿制品,開始研究如何再去改造它;這也奠定了往后他自己在1857年開始生產口琴成功的基礎,從每年僅生產650 支口琴﹐到了1900年,每年可生產四萬支口琴,今天和來廠已能在一小時生產超過650件樂器(還有其他樂器),全年已超過了230萬件,其分廠遍布全球﹐在硬體的開發上﹐德國HOHNER廠具有相當重要的貢獻。

      西元1825年,一位十八世紀末出生于波西米亞(Bohemia)的樂器工匠Richter(瑞希特爾),他注意到只能吹氣演奏的aura口琴不易演奏當時民謠音樂的這個缺點,于是他加入吸氣的簧片,此音階排列的方式稱為Richter System,這是一個相當重要的發明,對后世有啟蒙的功用。這種瑞希特爾音階的排列方式,吹氣是主音(Tonic)和弦排列,而吸氣是屬七(Dominant 7th)和弦排列;以C調為例,吹氣為C和弦,吸氣就變成G7和弦。Richter System的兩個和弦適合演奏當時的民謠音樂,也是當時制造口琴的范本。Hohner使用Richter system制造的口琴,很類似今日的Blues Harp口琴,在西元1865年,Hohner的口琴出現在美國販售,并于西元1888年大量生產。但不知道什么原因,全音階Richter口琴(Diatonic Richter Harmonica)傳入美國后,會被稱為「French Harp」或「Harp」(Harp原意為豎琴),所以Harp也成為十孔口琴(10 Holes Harmonica)的代名詞。美國的歐洲音樂文化及非裔美國黑人音樂不但蘊育了口琴的新生命,更慢慢的將口琴音樂發揚光大。

      加有一根可以變換半音按鍵的口琴(我們稱之為半音階口琴 Chromatic Harmonica)﹐據考大概是在西元1885年后才被研發出來。這根看似簡單但卻神奇的按鍵﹐使半音階口琴在演奏更為復雜的旋律與調性上的性能大為提升﹐也正因如此﹐要用口琴來演奏古典名曲就不再是一件遙不可及的事50年代后發現半音階口琴豐富音樂性的作曲家們便開始為他作了不少重要作品﹐而不再停留在吹奏輕音樂或是一些民謠、通俗歌曲的地步﹐其中不乏杰出的作曲家:米堯、佛漢威廉士、班哲明James Moody、Micheal Spivakowsky、Gordon Jacob、魏拉?羅伯士等等。Larry Adler、Tommy Reilly和黃青白這三位大師級演奏家的個人傳記與成就更是受到The New Grove音樂辭典的肯定而登錄名人榜中。

      亞洲的口琴發展比歐美慢很多﹐大約在西元1898年傳入日本大阪﹐那時比較感興趣的是一種具有雙簧片的復音口琴(Tremolo Harmonica)﹐經過約30年的流傳后﹐人們發現瑞希特爾音階排列的口琴無法完善演奏日本的民謠歌曲﹐遂開始改良成現在我們所吹的復音口琴音階(低音部有La及Fa)﹐ 改革的大功臣包括祖濱拾松翁、川口章吾先生等等。隨著音樂水平提高與要求越來越嚴謹﹐復音口琴再經過多位口琴大師的改良﹐研發出小調口琴﹐終于能夠完整演奏出日本地方民謠﹐佐藤秀廊與福島常雄兩位大師功不可沒。西元1924年到1933年間﹐再傳入中國大陸、新加坡、馬來西亞等東南亞國家﹐喜愛口琴的人們開始組織各種協會團體﹐匯聚眾人的力量﹐不斷地為口琴的流傳寫下不朽的一頁。

      臺灣的口琴發展﹐自西元1945年(民國34年)開始(也許更早﹐難以考究)﹐在林志華、李春鄉、王慶勛、王慶基等多位口琴界前輩開疆辟土下﹐曾在民國70年左右創下百萬的學習人口﹐口琴成為們不可或缺的樂器;但隨著西樂東漸﹐生活水平提高﹐許多昂貴的樂器已不再難以接觸﹐加上派系紛擾不斷﹐口琴的學習風氣很快受到考驗﹐短短10年間﹐在民國80年曾一度跌到谷底﹐差點成為歷史的灰燼;危機便是轉機﹐幸賴一群有心之士為恢復口琴的推廣使命﹐以及打開一條生存之道開始大量引進國外的資訊﹐藉此刺激穨萎不振的局勢﹐并大膽的走向國際舞臺﹐參與各項世界級的口琴比賽﹐在1993年更獲得首獎而歸(臺北黃石口琴樂團是臺灣四十年來第一個獲得世界口琴大賽冠軍的團體)﹐文建會為此還特地頒獎表揚。自此后﹐通往羅馬大道已開﹐陸續有許多胸懷大志放眼天下的口琴有心之士﹐始實踐夢想與抱負邁步勇往直前。如今﹐口琴蓬勃發展的地步﹐個人實在難以估計﹐隨著音樂的多元化﹐更增添口琴燦爛的內在。不過﹐在三角型的發展常態下﹐最頂端的人物呼之欲出﹐可惜底部的基礎比起其他樂器的發展之道來看﹐仍嫌不穩﹐這也是為何現在口琴的出版品、師資仍然匱乏﹐很多樂譜仍停 留在二、三十年前的深度﹐卻未見更多出色的作品帶領著我們往頂端而去。

      僅管這些問題仍然存在﹐還有許多不易解決、需要時間來努力的事情有待處理﹐但我們努力為臺口琴界打造美好未來的心﹐卻從未有過松懈﹐因為我們曾經被口琴音樂所深深感動過﹐了解這項樂器將能夠深入民心﹐現在我們需要改變的就是讓「吹奏的人多、了解的人更多」的理想境地﹐ 唯有如此﹐才能立三角型于不傾不倒的常態﹐口琴音樂普及化得以真正的落實。

      本文來自投稿,不代表本網站立場,發布者:實習編輯,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grimal2.com/yishizatan/406011.html

      關注微信
      国产白嫩美女在线观看,欧美丰满白BWBWXXHD,国产高潮白浆刺激喊叫,国产丰满老熟女重口对白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