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逸事雜談

      張軍:和諧就是突出 昆曲可以被“世界音樂”化

      半年間,張軍開了兩次演唱會。

      去年底在奔馳文化中心的“水磨新調”演唱會還在議論話題中,今年6月28日和29日又在上海商城推出新版“水磨新調”。依舊在一首《偶然間》中揭幕。這首源自湯顯祖《牡丹亭·尋夢》中的曲牌“江兒水”,被重新改編成NEWAGE曲風,將觀眾帶入一場不同尋常的尋夢之旅。兩首爵士藍調風格的《懶畫眉》分別選自《玉簪記·琴挑》和《牡丹亭·尋夢》,古老的曲調在電鋼琴、古琴和簫的映襯下,沉靜、婉轉、悠遠;而《好姐姐》、《紅繡鞋》則呈現出小清新流行風和搖滾風。

      《朝元歌》是新創作的,“長清短清,哪管人離恨”首次融入薩克斯風的演奏,張軍的演唱蕩氣回腸。而更令人叫絕的是一曲《蓮花落》,在編曲上與耳熟能詳的西方華麗搖滾《WeWillRockYou》完美融合,令在場觀眾興奮不已站立歡呼,直呼“安可”。

      走出劇場,微博平臺上迅速出現了評論文字。觀眾除說好聽、耐聽外,更多的是表達感動和思考。有人說這種演唱方式抽離了繁復,獨余真淳。“近20種古今樂器,超100分鐘的繞梁昆音,拋去念做打的繁縟華美而獨獨把唱臻于極致自在,中式詠嘆調簡直把我的心尖震得發顫……”有人說昆曲走進現代藝術劇場本身就是令人感動的一步,“創新最重要的不是對錯,不是成功或失敗,而是對于未來思考與探索的勇氣以及面對質疑的擔當”。也有人說,“這種形式在古老昆曲的文本、音樂、水磨唱腔、整體氣質"全守住"的情況下,結合了許多現代的音樂元素,有意思”。

      回顧走過的路,“全守住”得之絕不易。張軍在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回憶說,昆曲與鋼琴的合作始于2008年,是與歐洲流行鋼琴家尚馬龍的“碰撞”。“坦率地說,剛一開始并不順利,鋼琴的聲音是點狀的,昆曲唱腔是線性的,我覺得很難融合。兩者都是成熟的音樂,個性都很強大,我不能讓他的旋律性太強,把我帶跑,但也不能退求一種平淡的拼湊組合。”

      張軍想來想去,只有不斷磨合和嘗試,一定有一個音樂空間是屬于昆曲和鋼琴“共舞”的。“有人擔心昆曲是否會在新的"舞伴"映襯下失去原有個性,我想說,從音樂的角度來講,和諧就是突出。”

      漸漸地,又有了和音樂家彭程的合作、和英國小提琴家查理·西姆的合作,樂器陣容中既有傳統的古琴、古箏、笛、簫,又有吉他、鍵盤、打擊樂、薩克斯、電鋼琴等。合作中也不斷出現難以相融的困難,過程很艱辛。曾經有一首新作品發表時,有網友挑刺,說歌里有一個字是入聲字,“唱錯了”。張軍表面上挺豁達,感謝有這樣好的提醒,但還是有點受打擊,甚至不太敢上網看評論。后來想通了,“現在劇場里年輕觀眾非常多,內行不少,聽聽他們的意見,可以讓我變得更客觀”。

      如果有一天,昆曲流行了,全都被“世界音樂”化了,張軍會不會感到一絲難過?“我不會難過。”張軍正色道,“我會說whynot?”他更害怕看到的是昆曲像博物館里的青銅器一樣被收在櫥窗里,燈光從里向外打,游人從外向里張望。張軍說:“對昆曲來說,最重要的不是采用哪種傳播手段,而是用什么辦法讓聽者意識到他們受到了感動。”

       

      本文來自投稿,不代表本網站立場,發布者:實習編輯,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grimal2.com/yishizatan/406891.html

      關注微信
      国产白嫩美女在线观看,欧美丰满白BWBWXXHD,国产高潮白浆刺激喊叫,国产丰满老熟女重口对白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