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逸事雜談

      安德烈·里歐:“當代華爾茲之王”介紹

        音樂會中的“老頑童”

        在安德烈·里歐的演奏會上,會發生許多趣事。齊特琴演奏家在輕松愉快的氛圍中獨奏,場下的觀眾也隨著節奏搖晃著身體。突然,樂團賦閑的樂手們開始“搗亂”起來。先是銅管樂手們整排整排地摔倒在地,然后是提琴手們用一種頗為夸張的口技加入節奏音符。他們的口沫不慎飛到里歐的眼睛里,里歐的表情一瞬間變得更為滑稽,臺下觀眾哈哈大笑。

        起初,這種詼諧化的表現方式被里歐的同行們認為是對古典音樂的褻瀆。古典樂的精英分子們批評他第一次在自己家鄉馬斯特里赫特的演奏,是強奸了古典樂又自負的行為,稱他只是想出名發財。“事實上,我只是想加入一些幽默成分,把古典樂做得更活潑些。”2002 年里歐接受《每日電訊報》的采訪中解釋道。

        唱片公司也頻頻給他閉門羹吃。 “一次,一個小個子的家伙還說:‘華爾茲?我不喜歡。去給你的馬斯特里赫特演奏吧,奏給你奶奶聽!’”里歐對《外灘畫報》記者回憶道。“我要活到 120 歲,這樣即使 100 歲我也依舊能參加演出。我還要到月亮上去開音樂會。”正是荷蘭人天生自帶的這份樂觀和堅持,幫助里歐度過了那段艱難歲月。

        倫敦溫布利體育館音樂會的最后四首樂曲,里歐和他的樂手們走下舞臺,拉著觀眾們的手一起翩翩起舞。座無虛席的溫布利體育館頓時變成了一場盛大的圣誕派對,五顏六色的氣球徐徐升起,華麗的衣裙上下翻飛。“在世界各地巡演的每一個晚上,我用我自己的眼睛看到華爾茲帶給觀眾的到底是什么。人們自主地離開座位,在過道上舞蹈。他們歌唱,他們微笑,在那個瞬間,人們好像忘記了所有的煩惱,是那么快樂。” 里歐相信每個人都可以欣賞古典音樂。

      安德烈·里歐:“當代華爾茲之王”介紹

        如果稱華爾茲為“永恒”是有點夸張,但它絕對很“長壽”。多數舞蹈形式只能以十年計算,但華爾茲已經有 250 年的歷史了。正如馬克·吐溫所說:“使華爾茲如此令人難以抗拒的,正是它旋轉的舞步。你只需盡情旋轉,記得躲開家具就好。”然而,華爾茲從舞廳轉到音樂會大廳之后,就變成適宜懷舊的音樂了,只有在特定場合才被拿出來演奏。安德烈·里歐的出現讓看似要壽終正寢的華爾茲重新煥發了生機。

        1949 年,安德烈·里歐出生在音樂世家。從小他就深受指揮家父親的影響,他說:“我注意到,每次父親加演,他演奏華爾茲的時候,觀眾就變得不同了。他們露出笑容,還在座位上隨音樂擺動。這種音樂有種打動人心的魔力。這給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完成小提琴學習之后,里歐在家鄉馬斯特里赫特創建了他的第一個沙龍管弦樂團,最初成員只有 5 個。作為一個“華爾茲之鄉”的“老外”,里歐演奏時沒有任何束縛,有時他甚至會對施特勞斯等大家的名作進行重編。觀眾面對節目單上“肖斯塔科維奇”的名字,總是會不由自主地知難而退,里歐的妻子馬喬里巧妙地將肖斯塔科維奇的音樂改名為《第二華爾茲》。一首原本無人問津的作品一時間在 1994 年阿賈克斯和拜仁慕尼黑的比賽間隙成為了熱門歌曲,甚至在荷蘭音樂百首流行歌曲榜上停留了近一年的時間。但里歐堅信這些都源自于音樂本身的魅力,改的只是形式,本質未變。

        除了音樂會內容的編排,舞臺、背景、場地、燈光甚至是服裝這樣的小細節,里歐都要經過精心的設計。所以,里歐音樂會舞臺布置的奢華與復雜程度,毫不遜色于搖滾音樂會,常常附帶冰場、大舞廳,甚至是大型宮殿。而他 120 人的管弦樂團中,男士們統一著黑色燕尾服,女士們則身著花邊袖露肩緞紗長裙,他希望把音樂會也做成流行演出,讓更多的人通過聽覺、視覺,甚至親身體驗了解古典樂。2006 年維也納的音樂會,里歐就租用了 Hong Buren 宮殿前的廣場,所有演員都身著法庭服飾乘著具有當地特色的觀光車出現在音樂會中。

        有時候,如此精益求精的態度也給里歐造成了不小的麻煩。為去澳洲巡演,他特意仿制了一套美泉宮,耗資巨大。建材費、建造費,運輸費、聘請專業人員的費用,一時間讓公司財務報表上的赤字高達幾百萬歐元,里歐不得不用部分私人財產作抵押,其中就包括他最心愛的斯特拉底瓦里琴。有記者詢問他,拿小提琴做擔保,什么感覺如何?里歐無奈攤了攤雙手,“那時候我不想出讓我的小提琴,但我不得不妥協,不過標價非常高?,F在,她還在這,不過已經完全屬于我了。雖然只是把小提琴,不過我和我的妻子是絕對不會賣掉她的。”

      本文來自投稿,不代表本網站立場,發布者:實習編輯,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grimal2.com/yishizatan/45868.html

      關注微信
      国产白嫩美女在线观看,欧美丰满白BWBWXXHD,国产高潮白浆刺激喊叫,国产丰满老熟女重口对白丫